通讯信息诈骗频发引高层重视个人信息安全亟须“守夜人”

55

“现在有些通讯信息诈骗,不仅能够在群众手机上显示电信、银行、公安等部门机构的正式号码,还能准确了解群众与这些部门联系的信息。这恐怕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!”李克强总理在9月1日的常务会议上如此说道。李 克强总理的话无疑体现出高层对通讯信息诈骗的关注。

层出不穷的通讯信息诈骗案件频发,折射的是个人信息泄露严重、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缺失。而山东两名学生因通讯诈骗而离世,更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提醒人们,惩治通讯信息诈骗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面对越来越精准的诈骗,最为基础以及关键的应当是如何守好个人信息这道关卡。

高层关注通讯信息诈骗

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在网络经济和网络交易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,网络诈骗犯罪数量及涉案金额也在不断增长。近期两名大学生因通讯信息诈骗致死的新闻报道震惊全社会,确保老百姓(603883)人身财产、通讯信息安全也引发了高层的强烈关注。

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。会议上,李克强总理说,“完善无线电管理,既要有效开发利用,更要依靠法律手段,加大对利用‘伪基站’等开展通讯信息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惩戒力度。”并表示,“现在有些通讯信息诈骗,不仅能够在群众手机上显示电信、银行、公安等部门机构的正式号码,还能准确了解群众与这些部门联系的信息。这恐怕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!”李 克强总理强调,通讯信息诈骗既影响整个产业发展,更牵涉老百姓切身利益,相关部门必须加大打击力度,同时也要增强公众防范意识,切实维护信息安全和人民群众切身利益。

本次会议还原则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(修订草案)》。这意味着,这一修订案将进入全国人大立法进程。修订案加大了对非法使用无线电设备等行为的监管和处罚力度。对利用“伪基站”进行电信诈骗等违反条例的行为,罚款上限由此前的5000元,最高拟提高至50万元,提高至100倍。

每年经济损失达百亿

通讯信息诈骗案数量居高不下,而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更是以亿为单位。

据公安部数据显示,2011年、2012年、2013年,全国通讯信息诈骗分别发案约10万起、17万起、30万起,年均增长70%以上。2014年全国通讯信息诈骗发案达40余万起。2011年以来,每年因通讯信息诈骗导致的民众损失都达100余亿元,平均单笔金额超过5万元。

在一起起触目惊心的通讯信息诈骗案背后,数据窃取、个人信息倒卖、分赃销赃,环环相扣、分工明确,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。更加令人担忧的是,通过分析众多通讯信息诈骗案,可以发现大多数的诈骗分子都具备“专业”素质,各种作案的手法更是不断更新,让人防不胜防。最让人“毛骨悚然”的是,诈骗分子甚至比我们自己更了解“我们”,他们能够准确无误地说出我们的名字、住址、就读学校、工作单位、工作地址等信息,在“精确制导”之下,许多人被骗。

个人信息安全亟须“守夜人”

电信诈骗的精准度和成功率之高,症结就在于保护个人信息的安全防线不断失守。互联网大数据盛行,既给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,也埋下了个人信息泄露的隐患。而当下精准诈骗的数量之多、范围之广,足见个人信息泄露问题之严重。

我国《宪法》《民法通则》中都有条款涉及保护个人信息,《刑法修正案(七)》第七条也新增了关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。但是,显然在越来越猖獗的犯罪分子面前,这些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规的执行力度还不够,让不法者有很多空子可钻。因此想要彻底压制通讯信息诈骗的势头,亟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。

第一,强化实名制的落实的后续跟进情况。通讯实名制可谓是打响了通讯信息诈骗的第一枪,然而这并意味着一劳永逸。今年8月4日,广东省公安厅召开“安网2号”发布会时,公布就破获了一起“利用非法软件破坏实名登记”的案件,一举查获10万多张黑卡,可见实名制登记之后,仍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第二,打击通讯信息诈骗需要多方联动。在众多媒体分析通讯诈骗时,运营商成众矢之的,然而在面对组织严密的诈骗分子时,紧靠运营商是远不够的。根据诈骗利益链的分工特点,除了运营商,还亟须公检法、金融机构等多方联手,而对于这种“联合行动”,各方的联动显然有待进一步加强。

第三,研究新技术围堵通讯信息诈骗。紧守固有的防范方法固然能取到一定的成效,但面对狡猾的犯罪分子,充分利用互联网新技术,提升公安机关、政府监管部门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的能力,是长久之道。

2016年打击通讯信息诈骗的形势会更加严峻,相关各方必须以“刮骨疗毒”的决心加上持之以久的决心,才能把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,还亿万用户一个清净、安全的通信环境。